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今天是
欢迎光临中国美术家协会漫画艺委会官网!来稿信箱:cartooncn@126.com
 
中国美术家协会第八次全国代表大
2012中国美协艺委会工作会议郑州召
“锦绣中原”中国画作品展
“翰墨新象”全国中国画作品展
2011年中国美术述评
2012年中国美协工作会议兰州召开
“中华文明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
第四届中国北京国际美术双年展颁
中国美术家协会第三届美术理论委
中国美术家协会漫画艺委会、中国漫画家官网向全国漫画家和漫画爱好者问好! 中国美术家协会 “子恺杯”第十一届中国漫画大展征稿通知 “千年银杏诗画安陆”全国水墨漫画大赛正在征稿中
 
水墨漫画
第三届“格丽特”杯全国水墨漫画 2016-04-01
“千年银杏 诗画安陆”全国水墨漫 2016-03-29
徐鹏飞 不要被大众审美绑架 2015-10-29
徐鹏飞 关于水墨画的技术问题 2015-10-29
禹天成的水墨肖画《托尔斯泰》 2014-11-02
湖北安陆水墨漫画亮相湖北美术馆 2014-06-09
许澎漫画欣赏 2014-01-10
2013’中国漫画艺术之乡三地联展 2013-11-18
首届安陆市水墨漫画大赛获奖作品 2013-11-15
首届安陆市水墨漫画大赛征稿启事 2013-09-10
水墨漫画杂谈 2013-05-16
 
网上展厅
  名家在线
主页 > 漫海钩沉 >

我与丁聪先生二、三事

时间:2016-08-26来源:未知作者:徐鹏飞点击:

我与丁聪先生二、三事
 

徐鹏飞

    1985年夏天,我在吉林日报社任漫画编辑。一天,美术部主任戈沙和我说:“丁聪和吴冠中来长春了,住在南湖宾馆,我们一起去拜访他们吧。”隔日上午,我们应邀来到他们的住处,两位老先生显得闲适而随意。谈话中得知,他们是享受全国政协委员的待遇,每年有一次外出疗养的机会。这次他们选择了到长春避暑。

 
    丁聪说话总是慢悠悠,吴冠中则语速很快。
    吴冠中说起某市搞雕像揭幕仪式,请来的都是各个方面的领导,唯独没有雕像的作者,他显得很气愤。丁聪慢悠悠地说:“也无所谓,请我去我就去,不请我去我就不去。”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丁聪和吴冠中两位前辈,丁聪要为我画一幅漫画像,我事先并未准备,随身只有一本记事本。丁老用随身带着的一只圆珠笔在我的记事本上为我画了一幅漫画像。吴老随身带着画具,他用五颜六色的油彩笔在我的记事本上画了一幅风景画。这两幅画我一直保留至今。


     1987年秋天,中国漫画展在香港举办。这是改革开放后中国大陆首次在境外展出漫画。代表团团长是华君武,团员有丁聪、毕克官、黄远林和我。10月7日,我们从北京乘飞机到广州。广东省美协接待了我们。因华君武夫妇提前一天去了香港,在广州的只有我们四个人。广东美协安排我们的住处是一间独立平房,里外两间,都是通铺,好像北方的火炕。每一间房能住5至6人,我们想让丁老一人住里屋,但是他非要和我住外屋,让毕克官和黄远林住里屋。那一天正好是中秋节,美协的接待人员送来一盒月饼。我们四人盘腿坐在“炕”上,边吃月饼边聊天。毕克官是写漫画史的,正好用这个机会和丁老核实了许多二三十年代上海漫画界的奇闻轶事。丁老如数家珍,慢悠悠的叙事中包袱叠响,让我这个孤陋寡闻的后辈听得如醉如痴。才知道那些上海大明星如:秦怡、白杨等都是丁老小时的玩伴。毕克官还调侃丁老:听说你年轻时追求过秦怡。丁老含糊的说:“可能有那事吧!记不清了。”黄远林认真地说:“这种事还记不住?”


     10月8日,早起,我们坐火车直达香港九龙站,过海关时,除了黄远林被查了行李,我们等了一会儿,比较顺利地到了香港。


     中国漫画展在香港隆重地开幕了。毕竟很多年没有这样的漫画交流活动,香港人对内地的漫画也感到新奇,所以看展览的观众非常多。展厅四周全是鲜花摆放。许多丁老的老朋友来看望他,他们都是解放前由上海到香港的,几十年未见,非常激动。老友漫画家黄茅抽空宴请了丁老,我和黄远林作陪。


     展览期间,华君武、丁聪和毕克官分别做了讲座。讲厅里总是座无虚席。演讲中不时回答观众的提问。包括十年后香港回归等诸多问题。我拿着相机记录着讲座的实况。第二天,我便把冲洗的照片送给老先生们,丁聪特别高兴,他说,我还从来没有这种待遇。


     那时大陆和香港的生活水平差距很大。我们返程时购买了一些日常用品,有的还买了家用电器,丁聪先生买了一个微波炉。八十年代的微波炉体积还很大,我一路帮丁老提着微波炉,他一直客气地感谢我。毕克官留在香港,在女儿家要再住些日子。我们三人从罗湖口岸进入广州时,黄远林又被查了行李。丁老开玩笑地说:“我一直以为你是个好人,现在也觉得你像个倒卖文物的贩子了……”


     到了广州,关山月夫妇专门为丁聪先生接风。我和黄远林跟随,在一家很有特色的酒店吃了传统的广州菜。丁老和关老说了很多广州和北京画界的事情,说到了一个什么具体工作上的事,丁老慢悠悠地说:“让我写我就写,不让我写我就不写。”


     回到北京,丁老约我到他家小坐。隔天下午我到了他的寓所,看到四居室里满屋书籍,走廊里也摞得满满的。丁老用毛笔在宣纸上为我又画了一幅漫画像。


     回长春一段时间,我又来北京开会。华君武见到我说:“鹏飞,告诉你一个笑话,你帮丁聪提回来的那个微波炉到家不敢用,一用就全楼停电,嘿嘿!”我脑海里马上想到丁聪先生的样子——仍旧慢悠悠地说:“能用我就用,不能用我就不用……”


留言/评论: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